消沉.

阿巴阿巴
bcy:同名
来老福特耍一耍,嘿嘿。

来自本人的无聊至极。

占tag抱歉。

(盲猜自己啥事都没有)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那些破事

1,

约瑟夫,几乎公认的大美人。

用脚趾头想想也会知道有点绯闻。

但是和格兰芬多勾搭上是怎么回事啊!!





2,

从魁地奇比赛就感觉有点不对了。

作为斯莱特林的找球手,约瑟夫你闲的没事去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干啥?

最迷的还是比赛后。

和那个格兰芬多的奈布萨贝达,勾肩搭背的就算了。

他手为啥放你腰上呢!

我总算知道魁地奇为啥赢了。






3,

上次圣诞节礼物,你他妈就送我一罐糖果就没了。

我就想问问这款最新款的扫帚你送谁的?

上面好像还写着“wood”来着。

笑死,第2天我飞行课上我就看见那个萨贝达骑着这个扫帚。

你俩秀恩爱有必要吗?

好家伙,这下4个学院全知道了。





4,

不是,斯莱特林的休息室,你带一个格兰芬多来干啥呀?

“阿奈,级长他凶我~”

“没事,不跟他计较。”

我感觉我此时已经2000瓦了,谢谢。

这个波浪线真就精髓。

那个格兰芬多的把手从他腰上拿开啊!谢谢!





5,

今天该是我去清理魔药课教室了。

笑死,一到那里就看见那两人在那亲。

吓得我赶忙捂住旁边稚嫩的小学弟那双雪亮的眼睛。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幸好我带了相机。





6,

不是,约瑟夫,你明明说好帮我找舞伴的。

合着你和那个格兰芬多的在那跳舞,我一个人在旁边吃你们狗粮吗!!

笑死狗粮吃的饱的,我晚饭都要吐出来了。

不是,他们是不是跳舞的时候来了个kiss。

谢谢,吃吐了。

建议深夜食用~

1,

我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小女孩,特别喜欢看一些恐怖的小故事。

虽然有时候会被吓到睡不着,但感觉还是很有趣的。

有一次我半夜口渴了,起床想去喝水,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放在床边的拖鞋了。

我迷迷糊糊的伸出手去摸地板,但摸到的东西却让我惊醒了。

我摸到了一双手。

“嘿嘿,你不害怕我吗?”



2,

我已经失明两年了,这几年一直由我的姐姐照顾我。

我们生活的很幸福,有一次姐姐推我到医院检查,医生说眼睛很快就能好了,我很高兴。

姐姐把我推回家里,熬了医生给我的药,准备给我的眼睛抹上。

终于……做完手术以后,我睁开眼睛正准备回到家时。

医生拉住我的手,递给我一个针管和一包药剂。

“医生你这是?”

“你眼睛恢复光明了不错哦,对了……

你的臆想症好了吗?”





3,

三年前我做过一个梦,梦见有一个男孩,他爬上我的窗户,拿出一把枪。

三年后,这个事情。我也慢慢忘记了。

但是我没想到,三年后……

在一个清晨,我从床上坐起来,看到他正站在窗前,手里拿着一把枪,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

我发疯似的把他推下去,妈妈跑了过来,尖叫着让我住手。

“你弟弟他这是想和你开个玩笑啊!”

我突然笑了,捡起落在地上的枪。

“我知道……妈妈你可要替我永远保守秘密哦~”

枪里有子弹,我知道。





4,

我有一个朋友,最近她的精神非常的不好。

她有一个女儿,名叫笑笑,笑笑很古怪,可能是因为有社交恐惧症的原因吧。

但是笑笑每天都会满身血的回来。

这让我的那个朋友非常害怕,她认为笑笑有一天会把她杀了。

于是她就赶在笑笑伤害她之前,抛弃了笑笑。并收养了一个新的女孩,琳琳。

但是琳琳在收养没几天之后就死了。

她害怕极了。

我平静的看着她,安静的听着她的哭诉,然后摘下我的发圈,我的那位朋友恐惧的睁大了眼睛:

“你的女儿是长这样吗?”





5,

我的妈妈平静的躺在黑色的箱子里面,我的家人们正在搂着我哭诉。

“我的天啊,我的女儿你太幸运了,幸好你的母亲替你挡下了歹徒的那一刀,不然的话你们两个将会一起躺在这里。”

很快家人们都走远了,我一个人站在那里,身着一身黑裙,撑着红色的伞,寂寥的站在雨中。

我将白色的玫瑰放在墓碑前,用手轻轻将棺材打开,吻了吻里面人的脸庞:

“安息吧,我亲爱的妈妈。”









请雨冲刷掉我的颜色(2)

这篇文章没有心理建设最好不要看。

三观太正,建议不要看。     *有亿点点不一样的玛丽苏。


    *本故事过于黑暗,请三观正的人别被我带弯。


     






         I am a flower and a noble god.


      (我是鲜花是高贵的神。)


          You're my only friend.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We will go to the light hand in hand.


       (我们将一起携手走向光明。)


          You're my only light.


       (你是我唯一的光。)


          ……


        “喂喂……阿璃……”


         他轻轻喊了一声我,我摘下耳机,看着他,阳光撕成碎片。撒在他的白衬衫上,墨发上。让那双明眸显得更加星辰璀璨。


        “嗯?怎么了?”


        “我……要搬走了……”


        “什……么”


          我承认我听到时,心中突然空了一下,就像……失却了某样珍贵的东西一样。


          我……怎么了


          公交车似乎很快就到站了,一阵清脆悦耳的女声后,他离开了也带走了窗边的阳光。


          歌曲《Starlight and you》仍然在耳机里面回放着响着,但此时只是那么的冷清,那么的孤独……


        


        第2天他还没有走,我很高兴。


       他站在那棵树下看着我的眼神有点悲伤,又有点欣喜,他说到:


      “阿璃,你来了,我还没有想好和你怎么……告别……”


         我张了张嘴,想说出的话,却在脖子里面哽住了。


         我舍不得他。


        我那颗出生就被雪冰冻,被玫瑰藤蔓缠绕的心居然为他而跳动了。


        不,不要走。


        我不要再回去了……


      “阿璃……你的手抓的我很痛。”


       我茫然的松开手,才发觉我已经抓伤了他的手臂,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他摸着我的头,关切的问着我,没事吧?


     我突然又抓住他的手,抬起我的脸。笑着跟他说:


      “不要走……好不好?我们还没有看过星星呢……”


         










            那天晚上风不是很大,晚风轻轻吹拂着我的脸颊,勾起我的一缕头发。


           我和他坐在屋顶上,他的那双盛满星辰的眼睛变的更加明亮。


          “阿璃……”


          我别过头去看着他,恰巧对上了他的目光,他突然笑了。


          张开口说:


        “今晚月色真美。”


        “可是你不是要走了吗?”


          我有点恼怒,毕竟他在这样美好的夜晚不想对我说些什么,仅仅只是一句月色真美。


          他似乎被我问的一愣一愣的,过了好久才茫然的点头道对呀。


         对呀,他明天的确要走了。


        我拉起他的手,指天边说:


      “看那里有一颗星星,你说星星是冷的还是烫的?”


      “我不这么认为……星星应该是个温暖的小暖炉,抱一颗在手里,应该会让心暖暖的。”


       我攥了攥手,咬紧下嘴唇,面对着他,展开笑容,对他说:


     “  你听说过破碎的星星吗?”


      他回过头看着我,看到我脸上表情那一刻,他笑容僵住了,但又回答到:


     “没听说过,但是……”


      “你为什么不笑了?”


        我轻笑一声,他的那双眼睛果然能看透我的假笑面具。


       我一只手拉起他的手腕,踮起脚尖,用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抚摸他的脸颊,大拇指抚摸着他的下眼眶。


        喃喃的说道:


       “你这双眼睛……真的好清澈呀,好像有很多星星在里面……里面的星星破碎开来会什么样呢?”


         我又笑了,依然是假笑 。


         晚风轻轻的吹拂着,我把他推下了屋檐。


         他的灵魂在我这儿了,就让他的身体永远留在这里吧。


         没事的,明天只要摆出一副假笑,所有媒体都会信我的话。


         我抬起脸来,看着天边。


         那里没有星星。














          我讨厌丽娜。


          丽娜是我的妹妹,严格来说是我一个月前车祸死亡的父亲的私生女。


         我父亲为什么会车祸死亡我是不会透露的。


         我妈妈的抽屉里面有车上的螺丝。


         丽娜的妈妈是一名女明星,上个月和我父亲双双丧命,我的母亲就勉为其难的收养了她。


        丽娜和她的母亲一样,天生就有一种穿衣的品位,和动听的嗓音。


        她很快成了娱乐圈的当红童星,以她可爱天真的外表迷惑人,她在所有人的眼里就是小宝贝,一旦她哭泣,就会有人忙不迭的送上鲜花和糖果,一旦高兴,就会有人欢呼崔跃。


        我很快被遗忘,但我并不糟心,可以留出来给我培养一些新的技能。


        赚钱的技能。


      可我感觉身边有一个目光,越来越冷,越来越危险。


     回过头去,总是那个女孩天真而善良的笑脸。


     我开始抱怨,要是我有一双和他一样的眼睛,我是不是就能看透世间所有的面具。


     终于威胁来了。


     














        我的好妹妹,此时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


       我捂着身上的伤口,被窗外的湿气滋的一阵疼。


       我已经被逼到了阳台,没有退路。


       丽娜手上只拿着手术刀,明晃晃的在她的手上。


       手术刀割起皮肉来的确有点疼。


        我不明白她这样是干嘛?


        “ 姐姐,我不想跟你多废话一句。简单的来说……”


         她用凛冽的目光抬头看了看我。


        “我只是想把那个老女人的提款机毁掉而已,当然也包括那个老女人”


         我捂着伤口轻笑一声:


      “怎么?难道你不是她的提款机吗?瞧瞧你现在的热度,丽娜。挣了多少钱了?我忍不住想看那个老女人,数着你赚来的钱的样子。”


        我挑了挑眉,用轻蔑的语气说的。


      “ 话说你只敢她在不在的时候弄死我,看来你还是怕她的嘛。”


        “你!你现在的性命可掌握在我手中不要太得意!!”


        她说着拿着那把手术刀冲了过来。


       中计了哦~我的好妹妹。


       手术刀即将插入我心脏的时候,我侧身一闪,他径止从阳台摔了下去。


         阿拉,应该会没命吧。


        不过放心……只要用我的这张脸,就足够隐瞒你的死了。


        毕竟是你自己摔下去的,跟我又没关系。


        更何况你还拿刀刺伤了我。


        不会有人知道的,这只是个……


         意外。


 








        




         我推开母亲的卧室,看着角落中蜷缩的母亲,她此时就像一只受惊的野兽,蜷缩在角落中,嘴被胶带封住,手脚被绑。


        我缓慢的走过去,顺手从梳妆台上拿起一把刀。


        我低着头看着她,蹲下来将她的胶带取掉。


        她立刻泪眼汪汪的看着我,几乎是用哀求的声音说:


        “阿璃,我的好女儿,求求你放过我吧,妈妈知道错了。我的好女儿,你想要什么妈妈都答应你,只要你放过我。”


          我笑了笑,贴上胶带重新将嘴封上,用刀尖挑起她的下巴,盯着那双污浊不堪的眼睛说:


           “我要你的命……给我好不好?”


            “你不是说……什么都答应我吗?”














                   我走出卧室,照了照镜子,看了看裙子和脸上的血迹。突然崩溃大笑起来。


                   我的笑声充盈在这个所谓的家里。在这里我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温暖,连一双眼睛的温暖都没有。


                   笑着笑着,我坐在地上又崩溃的大哭起来。


                   是,我承认我是罪人。我杀了这么多人,却仍就在这个世界上活着。


                 这个世界上充满着罪人,为什么他们也好好的活着?


                 我失去了一切,连我生活中唯一的温暖……我都将它剥夺了。


                我的裙子口袋中突然落下一张纸条。


               我将它拿起来看,虽然眼睛已经被泪水模糊,但仍旧不妨碍我看清上面的字。


              上面是他的字迹,我看着上面的字愣住了。


               我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如溃堤的洪水。源源不断,止也止不住。


              我摸着我的心……好痛,真的好痛。


             我的心再次冰冻了起来,被玫瑰藤蔓缠得更紧更痛。


             他说的对,星星的确是一个小暖炉,能融化世间所有的冰冷。


            可是我不配。


             我站起来将镜子推倒,随意的拾起一块碎片,跌跌撞撞地朝外面走去。


             外面下着大雨,我仰起头来,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一起从我的脸颊滑过。


            让雨冲掉我身上所有罪恶的颜色吧。


           一切都该结束了。


          我拿起碎片划向我的手腕,看着手腕中溢出来的血多像缠绕在我心上玫瑰藤蔓开出来的花。我狂笑不止,既笑自己的愚蠢,也笑这世间的罪恶。


         我躺在地上,雨冲刷着我的身体。


         恍惚中我又看见了那双眼睛,和我们初识那样,既美丽又清澈。


        总算要解脱了。


        我们终于要再见了,我痴恋的你。


        我闭上眼睛,微笑着死去。


        这次不是假笑,他看得出来。


                      








                                             END






纸条上写着的内容是:


今晚月色真美= I love you.


拜拜,完结撒花,我得缓一下这篇文。





请雨冲刷掉我的颜色(1)

*第一人称描写


*亿点点不一样


—————————————————————


       我是典型的玛丽苏的女主。


       母亲是第一首富的女儿,父亲是第二首富。家里的钱也很多。我长得很漂亮,用那些人的话说:


     “小姐长得可真精致,明眸皓齿的,头发又长又软,不愧是世界上最美的人。”


        女仆的窃窃私语声大的很,让人心烦。


         不过话确定没错。


        我是全世界的中心,是所有人手捧的明星,是他们遥不可及的朗月清风。


         我出生在鲜花中,有公主都羡慕的一切,幼时的玩物是私人品牌定制,要不然就是一摞钞票。


        母亲从小就对我说:“你是上帝的宠儿,不可亵读的天使。”


        你要心高气傲,因为你本就高人一等。


       母亲抚上我洁白的肌肤,喃喃道:“我希望你高贵,比任何人都好。梓璃。”


        于是,我即使在微笑面对人们的鲜花和诗一样的赞美时,笑是假的,僵硬的。


         但人们只沉迷于我的美貌。


         我做了许多好事,脸上也是带着这个假笑。


          直到一天,我见到了那双眼睛。


          那天,我去了贫民窟,雨水的潮湿味和一股老旧楼房味混杂在一起,让人想吐,可我必须保持形象,维持我女神的形象。


         我把一叠叠钞票塞到乞丐的手中,掐着嗓子和他们说话,脸上一直挂着假笑,他们会以为天使降临,用天籁之音和他们讲话,为他们祝福。


           一句话让我注意到了那双眼睛:


          “你为什么不笑?”


            我回头看见了一个墨发鹤羽的少年,他有着一副不算平凡,丑陋的脸庞,十分清秀干净。一双扑闪扑闪的睫毛下有两弯盛满星辰的眼睛,似一汪雪水,把人看得清清楚楚。


            也包括我假笑的面具。


             晚上,我坐在车上,心中仍想着那双眼睛。


             太美了。


             我回家了,一进门看见母亲狂喜的面庞:


          “亲爱的女儿,你知道怎么了吗?!”


          “怎么了妈妈?”我的声音有些僵硬。


          “你的外公去世了!”


            我一愣,我在几天前见过外公,他躺在床上,见到我,笑了一下,笑得有些疲惫。


            “妈妈……”


            “梓璃!你知道吗!我们有一笔!不!一大笔!丰厚的遗产,足足好几千亿!”


               妈妈笑的颤抖了起来。


               我傻了,钱才最重要,对吗?


               我又想起了那双眼,与妈妈的眼形成强烈的对比。


                 




                 初夏来了,蔓越花开了,我又见到了他。


                  那里的味道和以前一样难闻,但虽然也没那么难闻了。


                   他如约而至,站在树下,闪闪发光的树叶绿莹莹的绕着他,实在好看。


                  “梓璃!你来了!”


                   “嗯。”我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话说你又找了什么借口出来,是找安歌妮小姐练琴,还是找缪迦小姐练声乐?”他挑了挑眉,嘴角弯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了如指掌啊你。”我笑了笑“走吧,游乐园门票买好了。”我边说边晃了晃手上的两张门票。


                      “呐呐,走吧。”他眸子中的星星闪了闪,好看极了。


                         那个夏天很热,我也很开心。


                    


              




               


          


       

灰王子

*男扮女装(注意)


       *幼儿园文笔,沙雕向。


       *有私设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善良的伯爵和他的夫人居住在一个小城里面,两个人非常恩爱。不久后夫人就生下了一个……


         男孩子(是的,你没听错,是男孩纸。)


         可是夫人也在那个美好又遗憾的那个盛夏去世了。


         伯爵悲痛欲绝,但他不得不很快的从这片阴影中走出来,因为他知道孩子不能没有妈妈。于是他娶了一位貌美的女人,那个女人离异过,带着两个孩子:彼罗斯和约翰。


          那个女人性格似乎很温柔,两个孩子也从不恃宠而骄,对那个幼小的男孩一直很友好。


          男孩和他都对这三个人渐渐放下戒备,表示友好。


          直到有一天,伯爵仅仅是喝了一剂药,就陷入了永远的沉睡。


           临走前伯爵把男孩叫到床边,把门锁上,他摸着男孩的脸,擦干他眼角的泪痕,对男孩说:


          “我亲爱的儿子,我希望你在没有我的日子里面能好好的,快乐的生活下去。你妈妈给你留了一样东西,她当时在海平线与天边线重合的那一边种了一棵青柚树,等你以后有需要的时候,就去那棵树下,摘下一颗青柚,就会有人帮助你……”


            伯爵得说完这一段话就垂下了手。














             日子渐渐过去,男孩渐渐长大,他的哥哥和那个女人也逐渐显出了可恶的嘴脸,两个哥哥彼罗斯和约翰骄傲又虚伪,那个女人这对男孩一直不管不顾。


              那个女人把男孩驱逐到阁楼上,让他与阁楼的老鼠为伴,每天都在家里干家务活,什么脏的累的活都交给他,时间久了就有人忘记了男孩的名字,两个哥哥


              干脆称他为灰王子,时常用纸折的皇冠来羞辱他。


             你以为这是一个歌颂小白兔灰王子的悲惨生活,然后又和美丽的公主一起甜甜蜜蜜在一起的美好童话故事?


              当然不是。


              男孩其实不在意别人叫他什么,觉得灰王子也不错。因为他长得的确和王子一样帅。只不过常年干苦活累活,脸上的灰尘多了亿点而已。


              你以为真的阁楼里面有老鼠, No,灰王子他是有洁癖的,更何况楼上有老鼠药。


               你以为灰王子会生气?并且把他的哥哥大骂一顿,然后看着哥哥哭哭啼啼的跑去找那个女人撒娇,并且惩罚自己。


                当然不是。灰王子知道什么叫不跟傻子计较。有时候甚至会去用怜悯智障的眼神看他的哥哥们。


                你以为真的有公主?其实……呜呜呜(作者:不准剧透!!)


               总的来说灰王子不在意。


               毕竟自己的家人里面那两个哥哥全是傻子,只有那个自己所谓的妈妈稍微聪明一点。


               哦,天哪,那个女人又在嚷嚷了。


               “喂!这里的台阶怎么没擦干净?!这里的碗怎么没刷干净?!你房间收拾好了吗?!灰尘扫了吗?!给我过来!!”


                 我们的灰王子大步流星走了过来,双手插兜,一脸不屑的样子。


                 “怎么了——?哈——齐莫——(灰王子喜欢直呼他妈妈的姓)”


                    只见那个女人拿起一个洁白的盘子,问道:


                   “你看看这个盘子一点都没有擦干净!你还好意思给我闲着!”


                     “哪里不干净?”灰王子瞪大眼睛靠近盘子,仿佛要和盘子大眼瞪小眼。


                       女人拿来放大镜照在盘子的边缘,把灰王子的头按近放大镜。


                      灰王子看见了一片黄渍。


                     “哈?就这??”


                      女人松开灰王子的头,指着盘子大声说:


                     “你今天要是擦不干净,就别想吃晚饭!!!快点拿着你的抹布和你的洗洁精!去——洗——”


                       灰王子磨磨蹭蹭的拿起了抹布和洗洁精,还有盘子磨磨蹭蹭的向洗台走去。


                      哦,对了,还有放大镜。


         






                      灰王子正在磨磨蹭蹭的洗盘子,嘴里还嘟嘟囔囔的。


                      突然他好像听见了两个哥哥的窃窃私语,他停一下手中的动作,屏着呼吸听着。


                     “你听说了吗?约翰!”


                     “当然听说了,我的好哥哥!公主殿下要举办舞会招亲了!!哦天哪,传说中貌美的公主殿下!!她简直就是我的梦中情人,那美丽的黑色卷发和那清澈的如林中湖泊的绿眼睛”


                     “是啊是啊,我的好弟弟。她简直美的不可方物,我做梦都想娶了她!”


                     “能娶了她简直就是人生赢家,不说了,我要去准备取我的礼服了。”


                     “再见弟弟,我也要走了。”


                       舞会吗?貌似很不错的亚子。


                      灰王子心里面暗暗想着,在听他们描述公主的美貌后,对这个公主起了浓厚的兴趣。


                      舞会好像就在后天吧。


    








                     尤克尔要被他妈逼疯了。


                     因为他的妈妈一直在拿着两件裙子问他说哪件好看。


                    重点不在这个,关键是他要穿裙子!!


                    这国家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王后贤良淑德貌美如花。


                    but他们不知道。


                    他们的王后喜欢让自己的儿子扮女装!


                    他自小就因为自己母亲喜欢女孩子的原因而一直扮成公主尤莉,更可怕的是还一举成为了全城少男的梦中情人!


                     要不是这次成人礼舞会,自己苦苦哀求母亲,自己才有机会在舞会上大声说出自己是男孩子,不然的话他以后可能还是个女装大佬。


                    “妈……我觉得那件白色的好看……”


                      呵,口嫌体正。












                  “你给我把家看好,听懂没有?”


                  “好的。”


                    灰王子望着远去的三人,不禁笑出了声。


                    给你看家?才怪。老子要去看漂亮小公主。


                   于是灰王子来到了自己的衣柜前,却陷入了沉思。


                    阿这……衣服的确有点少,的确有点丑,的确有点旧,的确有点土。


                    这该怎么办呢?灰王子挠了挠自己的小脑壳。


                   有了!去找那颗青柚树吧。


                    灰王子来到了落日的海边,落日余晖把光洒在了粼粼海波上,看起来很漂亮,也衬着那颗树的叶子十分青稚灿烂。


                  灰王子一个脚踹了下去,树抖了抖,落下了一个青柚,灰王子把青柚捡起来,掰开,尝了一下,还不错,还挺好吃的。


                  然后抬头就看到树上坐了个人。








               “喂!平凡的人类,你召唤我干嘛?”


                  灰王子看着眼前的青发小正太有点懵。


                “  喂,问你话呢!”


                “不是,你为什么要顶个绿毛?”


                 小正太似乎被惹恼了,从树上一跃而下,顺便跳起来砸了他一脑壳。


               “我是青柚精灵!精灵!除了青色我还能选啥颜色?我可以帮人类实现愿望,但在我看来你无药可救。”


                 灰王子揉着头说


                “好嘛错了,青柚精灵,你会帮我的吧。”


                “看在你妈妈的份上,我帮帮你吧。说什么愿望?”


                  灰王子迫不及待的说出了他的愿望,想要一件礼服。青柚精灵比了个手势表示easy,很快灰王子身上就多了一件洁白的高贵礼服。


                 “谢谢啦!精灵!”


                  灰王子立马迫不及待的向城堡跑去。


                  别问我灰王子为什么没有马车?笑死跑都跑得过去。


                  青柚精灵打了哈欠又跑到树上睡觉去了。
















                  尤尔克看着这一群的男人有点无奈。


                  我不是弯的啊喂。


                  尤尔克无奈的摊了摊手,拒绝了几个男孩子的邀请,在一旁默默的吃甜点去。


                 来个小姐姐好伐!


                 这是我们的灰王子也赶到了宫殿,看着宫殿里面的金碧辉煌和餐桌上的那一排排看着就好吃的甜点,泪水不禁从嘴角流下。


                 见公主什么的见鬼去吧,吃的才最重要。


                   就在他刚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看见了角落里的“一个女孩”。


                   还能是谁,当然就“公主殿下”。


                   尤尔克这时候也看见了灰王子,眼睛都看直了。


                   默默的说了一句:


                  “我可能真的是弯的。”


 








                “那个……亲爱的公主殿下?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尤尔克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灰王子的手已经伸到了他的面前。他勾唇一笑,“又把我认成女孩子吗?那就陪他玩玩。”


                  “好的,亲爱的先生,能和您跳舞是我的荣幸。”


                  两个人就这样在舞池里面翩翩起舞,惹得周围的男生一片艳羡和眼红。


                  叽叽喳喳的声音不停的泛滥,一起跳完几曲后,尤尔克不禁在心里默默笑道,这个人怎么还没发现自己是个男孩子?果然是太单纯了。


                  这时候12点的钟声响起,尤尔克看着从王座上起身的国王和王后知道他们要宣布消息了,于是和灰王子告别。


                准确的来说是亲了他一口然后走的。


               尤尔克看着原地脸红的某人,暗暗的笑到:单纯的小白兔。


             












             灰王子承认在听到国王和王后说公主其实是男孩子和看到眼前那位长得英俊帅气的王子使自己的确是懵的。


             特别是在王子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把把他腰搂住,然后强势亲的时候。


             糟了,栽陷阱里了。






























           


                  






                   














            


          


                      


        


               


    




        

雨夜

    *私设敲多


    *幼儿园文笔勿喷


    *ooc


    *文稿勿搬


   *有车轱辘


   *有私情?(bushi


  






       雨夜,雨声在窗外回响,像手掌拍在玻璃上一样响亮,府邸的烛火摇曳着。


          D.M看着对面的冰山脸,忍住不笑出来。


       “噗,萨贝达先生准备这样一直盯着我?”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不打算解释一下吗?D.M先生。”


          推理先生的眉毛和语气微微上挑,单片眼镜后的眼睛透着利刃似的寒光。


          “啊?”


            D.M表情略显夸张,却还是掩不住狡黠的目光。


           “您这样私闯民宅我还没怪您呢,怎么就……问起我来了?”


             他故意把“私闯民宅”四个字说的格外清晰,好像是怕眼前这位听不清楚一样。


             推理先生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您如果不了解西瓦勒斯城的话,我想我可以给您解释一下,这里是如何变成断壁残垣的?那您就要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


              推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D.M前,双手撑到D.M沙发扶手上,将脸凑近:


           “   那些人是怎么“复活”的?”


             D.M轻笑一声,纤细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把弄着推理先生金色的表链,一双蓝色眼睛眯着,看着推理先生一脸严肃的样子,心中愈发觉得好笑:


          “您……不是最清楚吗?先生?”


          “我警告过你,别碰那台相机了。


          “先生,那台相机是我的私有财产,你好像没有资格扣留太长时间。”


            推理撇了撇嘴角,清了清嗓子了说:


            “先生,据我所知,也据几百年前的史书所知,西瓦勒斯城在几百年前爆发叛乱,最终叛乱方与国王方两败俱伤,从此这座城里面陷入死寂,野草丛生,基本没有一个人存活,就算是有后代存活下来,也绝对不会在这个鬼地方生存。但是先生,你知道吗?”


               D.M眼神中多了一丝玩味儿,把表链缠绕在手指上,轻飘飘的说:


              “继续。”


             “ 就这几天前有人从这个鬼地方给我寄了一封委托信,他说……这里有一位失踪了两年的伯爵,还带着一台古怪的相机。而他下面的署名更是奇怪……”


               D.M抬起头来,对上他的眼睛:


               “是什么样的署名?”


               “署名是……D.M。”


              推理凑近D.M,抓住那只摆弄表链的手,一只手搂住身下人的腰,顺便将那人与他的距离拉近。


              两人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


              D.M被这突然而来的动作一惊,蓝色的眼睛闪过一丝惊愕。但很快,他的手按着眼前人的后脑勺,在那人的耳边像吹气一样的说:


           “那么……我不在的这两年……大侦探有没有想我呢?”


             推理先生把身下人的手臂一拉,惹得那人痛的忍不住说了一声“咝……”但当D.M反应过来的时候。


            那人已经吻住了他的唇。










          一吻毕后,D.M的眼晴已经有点模糊,只听见有人俯在他的耳边说:


           “这两年我可很难熬啊……”


              亲爱的伯爵大人。


      
















            窗外的雨声依旧响亮,只不过府邸里朦胧烛光灭了。








                                             END
































鬼知道这篇文能不能过


求求审核君大发慈悲。


拜拜了。


 










            



[佣约]My dear

*有私设


        *ooc


        *文稿勿搬。








「先生一直是我的太阳」








    






         那双眼睛似乎很早就见过了。


         这是奈布见到约瑟夫的第一反应。


         这个白发贵族的身影几乎每次都在他的视线里,游戏里也常常见过。


         他以为这是巧合。


          但并不是。


          












         “先生,吃糖吗?”


           奈布皱了皱眉,尴尬的笑了笑。


           他不喜欢吃柠檬糖,之前一直都不提,好兄弟可能都不知道。他又指望的了新来的玛格丽莎小姐?


            他从白色的瓷盘拿起一块,闻了闻。刚准备放入口中,一只白皙纤细的手却拿走了:


          “他不喜欢吃柠檬糖,我吃吧。”


            萨贝达回过头去,看见了那双蓝色的眼睛。


            萨贝达渐渐发现,约瑟夫几乎知道他所有的爱好,厌恶。甚至有些他自已也不知道的小习惯。


             这太奇怪了……


            而约瑟夫的笑容也十分熟悉……










           萨贝达偶然翻到一本笔记本,看起来有些年代,他刚准备随手一扔,看见到一行字让他愣住了:


          “Nabusa Beida(奈布·萨贝达)”


             “我的吗……”萨贝达揉了揉头,翻开。


               “我叫奈布萨贝达,是一名雇佣兵,不喜欢吃柠檬糖,我得了失忆症,一个月后就会记不得任何人,任何事,感谢我的爱人:……”


                 后面的名字模糊了,这让奈布非常奇怪。


                 “爱人……失忆症……嘶”


                    继续往后翻,每一页都写上了奈布萨贝达这个名字。


                    奈布看到后面飞舞的白色纸页,脑海里的记忆渐渐清晰,头痛也越来越烈。


                    直到他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


                      “Joseph, My dear.”


                      他终于支撑不住,跪在地上,笔记本落下,白色的纸页散落在地。


                       “Joseph……”


                        












                       他在模糊中看到一个人靠近,他蹲了下来抱住他,那双蓝色的眼睛看着他,突然笑了,几滴透明也从睫毛上落下来


                      “I  miss  you. My dear.”




































就这样子,拜拜。














  












         












        

替代品

我叫布莱莎,是一个国家的公主,不,我应该是假公主。


我自小就待在皇宫里长大,全宫上下甚至全国都知道我是假冒的公主。


我这个假冒的公主当的可真失败。


我只知道真正的公主叫塔伦,当我看见她的画像的时候,我开始惊讶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她眼角有一颗泪痣。但似乎并不明显。


我永远都是假冒的公主。




我渐渐长大,开始出落的亭亭玉立,是你们看到我总是用一种非常欣慰的眼光对我说,我长得可真像塔伦公主一定现在也像我一样出落的这么漂亮。


果然还是把塔伦的身份强加在我身上。


在这期间有无数个其他国的王子,选一个浪漫的场景,用绅士一般的礼仪对我深情的说,


我喜欢你,塔伦。


我不叫塔伦,我是布莱莎。


于是我拒绝了一个又一个的王子,


但有一天,有一个少年他翻过王宫的围墙来到我的面前,他有漂亮的棕头发和一双祖母绿色的眼睛,他微笑着对我说,


我喜欢你,布莱莎。


他喜欢的是真正的我。


我答应了他。




有一天,一位和我相同岁数,却看着比我小的女孩来到了王宫,她长得和我太像了,但她是塔伦流落凡间的亲妹妹。


她叫伊诺。


过了几年后,我这个假冒的公主终于派上用场了。


我要和别的国家的王子结婚。


我不愿意。


于是在那个月光洒满的夜晚,


我穿着洁白的婚纱,手里捧着粉色的玫瑰花,从窗台一跃而下,跌到我心爱的男孩怀里。


那一天星辰洒满了道路,月亮依旧闪烁。莎士比亚的诗歌依旧悲凉。


我很庆幸嫁给了我喜欢的人。




我和我心爱的男孩逃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国家,那里没有人认识我们,我不用再叫塔伦了,我依旧是那个布莱莎。


我和我心爱的男孩在那里生活了一段时间,不久就传来了我们国家父王去世的消息。


伊诺一定要继承皇位吧。




一天我正在家里,纺我的针线,这个时候伊诺来了,她热泪盈眶,身后有一个士兵,双手端着一顶镶嵌着红宝石的皇冠。(在他们那个国家蓝宝石代表公主,黄宝石代表王子,红宝石代表女皇或国王。)她抱住了我,对我说:


“我终于见到你了,我的亲姐姐塔伦。”


我愣了。


我是布莱莎还是塔伦?




我已经坐在了王位上,我揉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面前的人民都跪在了我的面前,包括那些昔日说我是假公主的人。


我望着那对小夫妻,其中的丈夫就是我的男孩,我对身旁的伊诺问:


“他们是谁?”


“那是农民约翰和他的妻子布莱莎。”


布莱莎听到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来,她的脸庞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眼角依然没有泪痣。


我拿起一面镜子,望了望镜中自己的脸庞,眼角赫然有一个泪痣。


“如果你想继续成为布莱莎的话,我可以满足你,姐姐。”


我看了看那顶红宝石王冠,红宝石在阳光折射下发出妖艳的光芒,神秘而邪魅,与那一晚的月光丝毫不同。


我拿起那顶红宝石王冠,缓缓的放在了我的头上,轻声说道:


“我选择塔伦。”


究竟谁才是替代品?




我回到了王宫,轻轻的把眼角那画的泪痣擦干,轻笑一声:


“我是布莱莎,也是塔伦。”


——————————End——————————


真相:


塔伦和布莱莎从小一起长大,布莱莎是国王从民间里面挑选的和塔伦长得一模一样但只有一个泪痣之差的女孩。


国王收养布莱莎,只是为了到以后有一个国家向塔伦提出联姻请求,让布莱莎代替嫁过去,因为国王想要塔伦继位。


塔伦和布莱莎经常喜欢玩互换身份的游戏,有一次塔伦和布莱莎提议一起换身份。


于是布莱莎就变成了塔伦,塔伦就成为了布莱莎。


一次大战过后,塔伦失踪,实际上是变成塔伦的布莱莎失踪了,在外人看来才是塔伦失踪,塔伦得知布莱莎失踪了,就一直把自己认为成了布莱莎,一直以布莱莎的身份活着。


在那个夜晚,也是塔伦和那个她喜欢的男孩私奔的,后来塔伦的亲妹妹伊诺认出了塔伦,把布莱莎找回来了,将真正的塔伦重新带回了王宫,然而最后真正的塔伦因为贪恋着平民的生活,与假的布莱莎,真正交换了身份,永远不会再换回来。


以至于最后真正的女皇是假扮塔伦的布莱莎。


那么问题来了。


到底谁是被替代品,谁是替代品呢?







燃尽火柴

*私设小女孩叫安娜·亚当斯。


      *第一人称介绍,中途可能会换第三人称。




—————————————————————


           “我叫你滚你没听到吗?谁会需要你那火柴呀,笨蛋!”


               又被踢出来了,还吃了一嘴雪,真是麻烦。


               真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稀罕火柴了。


            “明明今天就是圣诞节,自己买了一只烤火鸡,回家回去和我那个后妈吃饭,却把我踢出来,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还不卖完火柴就不准回家?可笑。有谁会买火柴这种劣质的东西。


                  安娜踢着雪,可还是没有踢她父亲的肚子那样痛快。


                  真烦啊。还是先靠个墙角坐下来吧。


                  安娜看着自己冻得通红的手,咬咬牙,用硬的像石头一样的手指,划着了一根火柴。


                  “呲拉!”


                    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像白雪中一朵火红的花。


                       我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了一个温暖温馨的小屋,它们在白雪中立着,我走进窗户,将窗上的水汽擦干,瞪大眼睛。


                         我看见了父亲,和我的后妈,还有……


                       他们的孩子。


                       父亲依旧留着胡须,可脸上的皱纹成了笑,这种笑是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后妈的头发已经从年轻少女的样子挽成了贤妻良母的发型,有一个小女孩和我一样是蓝色的眼睛,可脸色远比我红润的多,但她的头发颜色像后妈,像到让人厌恶。他们坐在餐桌前吃着烤鸡,暖着熊熊的灶火。


                      我看着窗子中我被冻的惨白的脸,那双与小女孩一样的蓝色眼睛,身上满是补丁的衣服 ,我笑了。


                     “爸爸,”小女孩甜甜脆脆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呀?”


                        “姐姐不会回来了,乖,我们先吃。”父亲笑着说,抚摸小女孩的头 。


                          “那姐姐在哪里?”


                          “啊,你姐姐啊……”父亲笑眯眯地指着窗外,我愣了一下,他仿佛在指着我。但他说了一句话,却让我愣住了。“她在那棵树下呢。”


                            我突然明白了,发狂似的跑去那棵树。


                           血染红了白雪,金色的长发贴着树干,手脚被斩断,双眼流出了血,树根吸收了,血变得鲜红,乌鸦停在树梢上向我歪着么笑,后面脚步声在逼近,我回头一看是父亲……手里还拿着一把斧头,斧头上的血迹还末干……


                            “你居然还没死啊,真是命长……”


                            我知道我逃不掉了,但我仿佛被勒住了喉咙,无法发出声音,只能等待死亡审判。


                            我晕了过去。


                       “小姑娘小姑娘,你怎么了?”


                         我勉强睁开双眼,看见一张慈祥的脸。


                        “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卖火柴呢?算了……”


                           老夫人掏出一大沓钞票塞到我手里,我打量了一下她的衣着……


                          翠绿色的丝绸长裙,闪亮的珍珠项琏,和蔼的笑。


                         有钱人吗?


                          把我当成乞丐的有钱人,才最恶心吧。


                         我咬了咬牙:“不用。”


                       “什么不用,你出来卖火柴不就是要钱吗?”


                       我抬起眼看她,她的眼睛眯成了月牙状,脸上浮现诡异的笑。


                    “还是再给你点吧。”


                       接着一沓一沓的钞票砸到我身上,砸得生疼,我也发现钞票砸的越多,她的笑容就越往上扬。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什么不用了,你们这些穷人不就是要钱吗!再多点也不要紧的,我有的是钱。”


                        又有一沓钞票砸到我身上,钞票已经把我的身子淹没,我感到像溺水一样,无法呼吸。而那会老妇人的笑容却变得更加诡异,笑容越加灿烂。


                       “不要了……”


                         “什么不要了!我有的是钱!有的是钱!有的是钱!”


                        她一遍一遍的喊着,以至于她的嗓子完全尖叫起来,金钱也终于将我淹没,让我难以呼吸。


                      “不要!”


                       万恶的有钱人啊……


                       我醒来了,原来刚刚只是一场梦,身上已经没有那些钞票了,只有手里握着两根火柴。


                        原来我在迷迷糊糊中划着了两根火柴。


                         我笑了,这罪恶的世界啊……我真想一把火烧干净。


                         我突然想起来了,站起身来兜里的火柴全部抖了出来,有很多。


                         我把火柴全部划着,转头对着背后的房子微微一笑:


                        “先从你开始吧。”


                          第三根火柴,哦,不应该说是第三把火柴,终于燃烧在了这个白雪皑皑的雪夜中。


                          我站在村庄外,看着村庄里面的人在火焰中将自己的生命消失殆尽,其中也肯定包括我的父亲,我的后妈。


                         我不是恶魔,我是审判这个世界的天使。


                         第二天清晨,一位夫人坐着华贵的马车从村庄经过,他在村庄旁边的灌木丛里面找到了一个幸存的小女孩。


                         小女孩手中紧紧攥着一把烧尽的火柴。


                          “小姑娘,你怎么了?”


                            小女孩抬起脸来,脸上满是灰尘,一双天真无辜的蓝眼睛,眯成月牙状笑了起来:


                          “你好夫人,我叫安娜·亚当斯,请问……”


                            “您要买火柴吗?”